当前位置:首页>>详细介绍

卢飚:从老板升华到企业家

文/商报记者 熊靓  图/商报记者 徐国亮 特别鸣谢32Holiday摄影工作室

 

 “中小企业要在经济快速发展中力挽狂澜,就必须要摆脱企业‘散’、‘小’、‘弱’的现状”。南昌市中小商业企业协会执行会长兼秘书长卢飚介绍道,他从2012年底开始担任该协会执行会长一职,短短一年工作时间里,感触颇多。协会会员由少到多、由小变强,如今已拥有近三万家注册资本在20万元以上的企业会员和20万中小商业企业登记会员。

 卢飚,江西省国防教育文化基地总策划兼执行组长、南昌创建城博会务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、南昌市创健城博中小企业上市联盟商圈(优九国际贸易、鼎盛鑫融资担保、嘉美印画有限公司、大成律师事务所、南昌九州教育学校、金视策划等)总裁。

 据卢飚介绍,南昌市中小商业企业协会是经南昌市委、市政府、市商贸委等有关部门批准成立的,参照国家机关、事业单位管理的机构。它致力于搭建政银企沟通平台,解决中小企业普遍存在的融资难、管理水平与技术改革不高不强等问题。

 一、一场误会改变了他

 1976年出生的卢飚成长于南昌市一个百年中医世家(卢同仁药店——黄庆仁药栈)家庭中。由于父母都是老实人,他从小就性格憨厚、实诚。在卢飚儿时的记忆中,他是一个好动的孩子,喜爱走街串巷,热心助人,是社区里爱管闲事的人。16岁时,本该上高中的卢飚选择了上“成人大学”——当时人们所熟知的职业技术院校。“当时家里经济条件非常不好,所以在选择继续读书的路上,我把这个机会让给了我弟弟。我很早就出了社会,从打工做起,尝试做了很多工作”,卢飚说。他从17岁就开始独自一个人出门打工,从事过销售工作,帮人卖过食杂、收过破烂,做过化妆产品的销售员和影视策划、场务道具、摄影摄像、主持人、武术教练。三百六十行,有很多专兼职体验。

 做销售员的他,这条路走得非常艰辛,由于年龄较小,他时常遭到冷眼。卢飚回忆,当时卖一件商品都要上门推销,常常跑一天都无人搭理他,而且自己的行头与年纪总被人误解,让他处处碰壁。虽然生活困苦,工作不易,但能勉强养活自己的他还是日复一日地坚持着。在快年满18岁时,他遇到了一件改变他一生想法的事情。

 1994年南昌市八一广场旁,有很多人喜欢购买“刮刮乐”抽奖,一到周末上街都能看到大街小巷抱着各式电饭煲等奖品的市民。“那个时代很迷刮刮乐,很多有钱的人一买就买200多张,当时一张市值2元。我每到周末休息都会去看别人买刮刮乐。有一次,我看见一家人买的刮刮乐中了不少奖品,我也忍不住拿出2元钱来买了一张。正当兴奋时,有人从后背狠狠拽住了我。我回头一看,穿着制服的两个人,目光凶狠地看着我。他们说了一句竟敢买彩票不付钱,对方声称要赔200元才肯放过我。当时发懵的我根本也拿不出一分钱了,任凭我如何解释都无济于事,最终还是没能逃过这一劫,被他们暴打一顿”,卢飚情绪有些激动地回忆道。原来卢飚遇到的这件事,是社会上一些不法分子所为。经过这件事之后,卢飚的心理发生了变化。原本想平淡过一生的他,突然变得积极上进,因为他明确地感觉到,在社会上立足要有能力保护自己和家人,就必须使自己变得强大。

 二、【创建办】工作使他资源丰富

 除了打工,卢飚还报名参军预备役舟桥连。听说部队是最能锻炼个人的地方,他就不加思索地去了军队。经过军队的训练磨砺,他在各方面的素质上都得到了大大提升。1998年,江西九江等部分地区发生了特大洪涝灾害。政府有关部门紧急部署,调配正在服役的军人前往一线灾区,他就是其中一名兵员,到达灾情一线后迅速地投入到营救灾民行动,表现相当出色。这是他第一次体会到自己给予别人的帮助是多么重要。

 1999年,卢飚分配到南昌市市政公用管理局工作。“城管的工作让我学会了政府机关的工作节奏。以前做销售人员,没有那么强的时间观念和责任感;自从进入机关工作后,感觉整个人都不一样了,因为接触事务的范围广了,心理素质也就不同了”,卢飚感慨地说,进入政府工作后,他个人的事业前途便逐步顺利起来了。

 工作中的卢飚一直保持着军人风范,站要有身姿,行要稳重有力,做人要像军人一样,懂得舍己为人。在几年工作间,出色地完成了管辖区下达的工作任务。2001年,南昌市市政府创建办需要借调城市管理人员,卢飚便主动请缨去了创建办,工作主要职责是创建国家文明城市督导相关政府单位工作。

 虽然创建办的工作比较杂,但接触的面很广,各级政府机关都有过沟通,这样的工作经历使卢飚的人脉资源逐步扩充起来。2003年,创建文明城市亮化工程的工作也逐步展开。十年前的南昌市街头不比现在,如今到处都是霓虹灯,桥面路面的美化灯都很漂亮。而那时条件比较落后,居民对于搞亮化工程也不是很理解,而且资金也不充足,工作时间限度也比较紧迫。

 就是在这样的高强度工作环境下,卢飚和领导、同事们一起想出了多家单位联动的模式,成功地交出了一份答卷,这件事对卢飚来说更是收获颇丰。

 做亮化工程时,频繁接触的单位、公司、部门非常多,南昌市繁华路段的楼面他们基本上都有接触,包括滕王阁、中山路、老福山立交、天外来客、象湖景区、青山湖景区、省电力大厦、丽华购物广场、江西教育出版社、市消防指挥中心10处亮化景观等涵盖了多个重点景观楼面。“一开始做亮化工作时,很多市民都不是很理解,特别是在中山路上。该路段店面比较多,要一家一家走访调查。好不容易理解和支持让我们安装霓虹灯,可安装的资金费用又有很大的缺口。为完成工作,我的领导特意前往广州、北京多地做调研。学习外地的经验后,回到南昌第一件事便是找寻多家广告公司、媒介公司,用制作户外广告牌的模式来抵消一部分安装霓虹灯的费用。这个方法的确有效,不仅解决了亮化工程的安装费用,还能带来可观的收益。

 通过参与了两年的亮化工作,走访了多家商铺结识了不少做生意的商人,卢飚逐渐觉得创业才是他今后要走的路。“起初谋划创业时,我还不知道具体做什么项目好,于是就大量查阅资料,接触市场;久而久之我发现,任何生意从小做大,其中最关键的是资金周转问题。一旦资金周转得不到解决,中小企业随时面临倒闭的风险

 三、担任执行会长后将做大做强

 2012年,卢飚参加南昌市委统战部组织的相关学习,凭借优异的成绩被上级部门选拔任命为中小商业企业协会执行会长,主持工作。南昌市中小商业企业协会是经南昌市委、市政府、市商贸委等有关部门批准成立的,参照国家机关、事业单位管理机构。该机构助力解决中小企业普遍灿在的融资难、管理水平与技术改革不高不强等问题。

  去年召开的第六届中国绿色食品博览会,由南昌市商贸委执行承办,南昌市中小商业企业协会协办,在会员企业参展并全面负责各项工作的前提下,在南昌国际展览中小成功举行。“原来我们刚成立时,会员都很少,现在渐渐多了起来。”卢飚说。

 南昌市嘉美印画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弘是卢飚非常好的朋友,他们的结缘也得力于中小企业商业协会的协助工作。“我很感谢卢飚会长和他所带领的南昌市中小商业企业协会。我能走到今日,得益于他帮了我很多忙。”杨弘微笑着对记者说。

 杨弘告诉记者,他的主营业务是户外广告喷绘。由于资源的局限性,平常做的都是熟人业务,生意还算凑合,就想守着这个店这样过下去。直到2005年的一个全国公交车广告年会上,杨弘见到了很多来自五湖四海的同行。和在南昌任职公交广告公司的老板交流后,他发现南昌公交车车身广告的喷绘技术还比较落后,于是他来到南昌考察后,准备去深圳购买设备。

  在深圳的杨弘一次偶遇认识了卢飚。卢飚帮助杨弘处理了不少在南昌对接的事情。这让杨弘非常感动。“我和卢飚在南昌会面后,他就开始帮我筹划,教他如何运作。一切准备就绪之后,马上就开始帮他融资,组织活动对接那些有意向投资的人。由于技术成熟,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,杨弘便顺利地拿下了南昌市公交公司的招投标。

 “我是南昌市中小商业企业协会的受益者,同时我也希望卢飚带着他的协会能帮助到更多像我这样的人,能够创造出更多的商界奇迹。”杨弘激动地对记者说。

 “以南昌市中小企业为例,有众多会员可以借助商会牵线搭桥,广交朋友,广获信息,广拓渠道,广播信誉,广聚财源,这就是南昌市中小商业企业协会工作之所得,”卢飚表示,事实也确实如此。在经济社会中,交换是最基本的经济活动之一。从经济活动的眼光来看待会员从商会所得与交会费之间的关系,这仅仅是发生在会员与商会之间的交换活动而已。从上述所引例子中不难发现,会员从商会所得远远大于会员所交的会费所值,卢飚表示,用循环经济、循环资源的观点来看商会及会员,他们都是资源,是一种互为因果、互惠互利的互动资源。如果会员从商会获得了供求信息、管理智慧、合作伙伴等资源促成了会员企业的大和强,这本身也同时是商会资源的大和强,使会员和商会都在发展壮大,会员和商会都只得而不失。

 “现在我们的协会会员已达到2.9万家,未来南昌市商贸委将选派11类经济服务专员服务中小企业,他们将成为政、银、企的沟通桥梁,还可举报各中小商业企业的不规范行为,我便是这11类经济服务专员的其中一员”,卢飚说。

  据了解,经济服务专员必须为南昌市各县区中小商业、企业个人及其他商会、协会与机构等从业人员,将有优先享受南昌市商贸委提供各种服务的权利,可优先参加各种行业展销会、展示会,可优先申报南昌市成长型和科技创新型中小企业100强等。

 针对目前南昌市中小企业,卢飚表示抱团发展意识还是比较薄弱。商会由市场化而催生,商会出现后又集合会员推进着市场化的发展。企业之所以要成为商会会员,正是为了提高自身对市场化的适应能力,然后才能谈得上发展能力。这是一个简单的道理。然而,能否认识而且做到,却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。市场经济中的每一个企业,都在经受适应能力的考验,进而从“适应能力”提升到“驾驭能力”。商会正是为企业从“适应市场”进而为“驾驭市场”提供了一条捷径。由老板升华到企业家,当然希望能通过考验的企业越多越好。因为在当前,企业家不是多了,而是太少了。